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生活智庫】用啤酒渣製造皮革 減廢又不用傷害動物

在倫敦泰晤士河南岸,啤酒廠和酒吧林立,這裡最近出現了一家初創公司,從事顛覆布料業的循環經濟業務──用釀製啤酒剩下的殘餘穀物製成沒有動物成和塑料的皮革替代品。

Arda Biomaterials兩位創辦人共同研發出New Grain物料,目標是取代動物皮革。
Arda Biomaterials兩位創辦人共同研發出New Grain物料,目標是取代動物皮革。

帕特‧郭頓(Brett Cotten)和艾特活‧米切爾(Edward “TJ” Mitchell)都是素食者,一位讀生物科技,一位讀分子化學。他們看到啤酒廠每天廢棄大量麥芽、大麥、啤酒花的殘餘物,有些燒掉,有些送往堆填區,也有部分成為農場的牲畜飼料。單是道路一邊的15間啤酒廠,每年棄掉的啤酒渣就多達1,000噸。郭頓和米切爾認為,將啤酒渣升級再造,大有可為,於是合夥創立了Arda Biomaterials這家創新物料公司。

最初,兩人騎著單車,每星期到啤酒廠回收釀酒後剩下的大麥和麥芽,從穀物中抽取蛋白質,再用天然的化學物質製成片狀的物料。他們經過數百遍試驗,研發出與皮革極相似的物料。不同的穀物造出來的物料顏色有異,黑啤「皮革」呈黑色,印度的麥芽啤酒和淡啤酒殘渣造的「皮革」則偏棕色。Arda用啤酒渣皮革製作成手袋、咭片套、錢包、汽車座椅套等的樣辦,預計真正產品將於2024年底推出市場。

郭頓解釋:「一輛汽車的座椅皮,需要用上16頭牛的皮。若改為用穀物殘渣,只需要全球供應的一成,就足以滿足全世界的皮革需求。」Arda的一個袋子需要用5至20公斤穀物製成的植物皮革。

Arda奉行可持續發展原則,在生產「皮革」過程中不添加塑料,也承諾不會從農場採購穀物。其再生穀物業務預計每年可減少220噸二氧化碳排放,以及數以十億計的微膠粒和毒性化學佐劑。

他們的鴻圖大計是與歐洲各國的啤酒廠合作,設立在地的生產線。例如從意大利啤酒廠回收的啤酒渣,會在意大利製成皮革,售予當地的時裝生產商;而在德國生產的啤酒渣皮革則可售予當地的汽車製造商,用作製造座椅皮套。郭頓強調:「我們旨在協助各地的在地供應鏈,與各品牌公司合作,而非競爭。」他又透露,有知名的啤酒廠有意與Arda合作在地生產啤酒渣皮革。

圖片:Arda Biomaterials
圖片:Arda Biomaterials

傳統的皮革取自牛、豬、鱷魚,以至袋鼠等動物,生產過程耗用大量水和有毒化學佐劑,危害生態環境和製造碳排放。物料專家不斷探求以不用殺生的「生物材料」製作皮革替代品,迄今已有蘑菇、仙人掌、菠蘿和蘋果造的皮革,不過部分植物皮革仍然需要加入塑料。

英國著名的蘋果皮革品牌Kairi,其實產品物料只有二至三成是生果。Piñatex 採用來自菲律賓的菠蘿加工製成纖維,但纖維需要運到西班牙加上塗料,運輸過程帶來不少碳排放。菌絲體是「蘑菇皮革」的原料,比動物皮革更強韌和耐用,可是培植方法成本很高,而且成品的色澤較淡。Stella McCartney曾經設計用菌絲體Mylo製作的黑色套裝,惟後來投資者退出,令生產告吹。

Arda在種子輪融資中獲「潔淨增長基金」注入110萬英鎊,目前僱用七名僱員。兩位創辦人也在探討回收威士忌的蒸餾殘餘物製造物料。

郭頓表示:「很多人相信皮革只是牛肉的副產品,事實上,皮革是助長畜牧業的幫兇。能夠不用牛隻而造出沒有動物成分和塑料的皮革,實在令人振奮。啤酒不單可以喝,還可以穿上身。」

分享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

這幀入圍作品名為《全年都是夏天》,攝影師在巴西一個基層社區發現有人經營土炮式的日光浴場。(攝影:Dalila Coelho)

【生命啟廸】人文人像攝影比賽得獎作品 展現美善和生命韌度

應對挑戰的韌力、人性的善美,對多元和差異的包容,這些抽象概念如何形象化表現出來?出版至今170年的《英國攝影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主辦「人文人像攝影獎」比賽,鼓勵大家用攝影展示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經歷。這一屆的得獎名單剛於6月中出爐。參賽作品都是富有普世人文價值的拼圖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