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登上世界之巔所為何事?為甚麼越來越多人聲稱征服了珠穆朗瑪峰?

2016年5月19日黃昏,一隊來自印度的攀山隊到達海拔7,900公尺的喜馬拉雅山南科爾高地的4號營地。隊長拿巴‧庫馬爾‧普干(Naba Kumar Phukon)進退維谷。他們的雪巴人(Sherpa)導遊表示,登山隊沒有足够的氧氣繼續攀登。

在營地內充滿了不滿情绪,最後普干和另兩位夫婦隊員納倫‧庫馬爾‧雅達夫(Narender Kumar Yadav)和謝瑪‧高斯瓦米(Seema Goswami)分道揚鑣。普干和嚮導彭巴・雪巴(Pemba Sherpa)一起繼續旅程,終於在5月20日上午7時45分到達珠穆朗瑪峰頂。

當晚,普干回到4號營地時,他聽說高斯瓦米和雅達夫在8,400公尺高、被稱為「露台」(balcony)的地點上獲救。一些印度登山者告訴普干,他們在當天較早時候看到了兩人,他們下到了3號營地。

雅達夫聲稱征服了喜馬拉雅山。

然而,當年雅達夫回家後卻聲稱征服了頂峰。去年8月,印度體育部宣布雅達夫將獲頒「丹增‧諾蓋」國家冒險冒險奬,這是該國最高殊榮的登山奬。消息公布後,印度的登山者和嚮導紛紛在網上表示,雅達夫根本沒有珠穆朗瑪峰頂。此外,一些有經驗的登山者說,二人的相片是偽冒的,有人留意到他們的氧氣樽沒有氣喉,也有人指出他們的太陽鏡沒有太陽光反射。

結果當局在頒奬禮前決定暫緩該奬項,展開調查。尼泊爾當局證實,雅達夫和高斯瓦米只到達海拔約8,230公尺的地點,距離峰頂約600公尺。

地球上最高的喜馬拉雅山,一直是登山者心目中的聖地。每個登山者心中都希望能夠登上頂部珠穆朗瑪峰,甚至有人為了這個理想不惜獻出自己的生命。然而,近幾年來尼泊爾的登山活動一直受到印度人偽做的珠穆朗瑪峰登頂聲明的影響。

據報道,過去十年,偽冒登頂的數字不斷增加。每年更有十宗以上的個案。

近年,隨著登山成本下降,試圖登上珠穆朗瑪峰的登山者不斷增加。尼泊爾政府為了增加收入,被指濫發登山的許可證。去年,更出現珠穆朗瑪峰有人大排長龍的情況。

部分人士不惜偽造及騙取登頂的證書,除了赢得征服最高峰的名譽外,還帶來就業和晉升機會等實質奬勵。在印度,當局對成功攀登上喜馬拉雅山山頂的人,給予獲得國家級的奬勵。倘那人是政府公務員,他們有時更會獲得額外的晉升機會。

除了印度,近年一些精英的攀登者也受到質疑。2017年,西班牙人基利安‧喬内特(Killian Jornet)聲稱獨自一人在沒有氧氣的情况下攀登珠穆朗瑪峰,但他表示當時身處黑暗中,因此沒有照片可供展示。事後他聲名鵲起,但即使在今天,這件事也繼續引發爬山界的質疑。

有人指出,攀山往往乎沒有目擊者在場,因此登山運動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在登山季節結束時,攀登者會得到由尼泊爾旅遊局(Department of Tourism)頒發證書。旅遊局的米拉·阿查里亞(Mira Acharya)說,領隊和分配給每次探險的聯絡官需要提交一份報告,以及登山者在山頂拍得的照片。

過去,有人提議在攀登者身上綁上衞星定位設備(GPS),這樣可以跟踪他們攀登的過程,並在需要時進行救援。

2003年以來擔任嚮導、曾13次攀登的珠穆朗瑪峰的(Tendi Sherpa)認為,必須有一名職絡官留在大本營,一旦所有攀登者從山頂下山,立即檢查照片,再複印一份,然后發送給旅遊局,以便準備證書。

不過他說:「我認識很多攀登者,他們試圖自己登頂,但不會太在意證書。假的登頂永遠不會令你開心,只有真正到達頂峰,才值得享受那個時刻。」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廣告:
推介:
焦點
蒂思∙洛格斯登∙華萊士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