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40年前的南非青年成功為自己爭取接受教育的機會,今天的南非青年又懼怕些甚麼呢?

南非每年6月16日慶祝青年節,紀念在1976年暴動中被槍殺的學童索韋托。

當時南非處於種族隔離,總理約翰沃斯特採取鐵腕政策,無情地使用國家機器控制大部分人口,以保持專制管治。他更在1976年推出一個不公正且壓制性的教育制度,迫使非洲學童以南非荷蘭語取代他們的母語來學習,這激動了南非青年展開持續爭取優質教育和非殖民化非洲課程,是南非教育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40年過去,2018年的南非並未如當年熱血青年想像和爭取那樣,青年人對前景充滿冀盼。甚至有人認為2018年的青年日對於南非的年輕的黑人婦女來說,意味著很少甚至沒有任何意義。今天的南非青年最懼怕是甚麼?

南非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的一班學生告訴我們,他們最擔心的是什麼。

Emarantia Ngomane(21歲) – 電氣工程理學學士

雖然我從少被教導,我可以夢想並努力追求成為任何我想做的人,但現實中,因為我是黑人,加上是女性,很可能不會到達大多數成功人士的地方,這讓我感到害怕,因為無論我多麼努力,都有一股力量將我拉回來。

Siboniso Zondo(20) – 教育學學士

失業是我最憂慮的,因為現在許多人失業,尤其是青年人,在南非,我們缺乏資源,政府基本不關心教育。

Bongani Nkosi(20) – 會計商學士

我最擔心的是南非的政治非常不穩定。

Dominique Watson(29) – 美術學士

失業!雖然我還在學,但我已經四年級了,很明顯,修讀藝術上沒有就業保證,我覺得我身為一個女人,令我的事業變得更棘手。

Neha Prag(18歲) – 醫科學生

我身為印度女性,從我個人的經歷而言,我現在金山大學習醫,最難解決是班上的父權觀念。

Groesbeek(22) – 分子和細胞生物學碩士生

我認為可能是失業,我認為目前就業機會很少,經濟正在下滑,令國家前景非常不明朗。

南非青年正延續他們前輩的精神,發起#FeesMustFall和#RhodesMustFal運動,希望解決大學提供優質和非殖民化教育。他們盼望終有一天可以快樂到慶祝青年節!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