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重新開始」修習──以非暴力溝通作輔助

圖:網上圖片

去年,我在法國梅村三個月的秋安居禪修營中,受邀帶了多場非暴力正念溝通的工作坊。法國梅村由幾個村組成──包括新村、下村、中村、上村和山下。在秋安居時,逢星期四是出家眾和在家眾分開活動,各條村的出家眾會聚在某條村參與活動;在家眾則聚在另一條村進行正念禪修日(Day of Mindfulness,簡稱DOM),由各條村輪流當家作主。我住在新村,當輪到新村作主時,新村的長期住客(即像我一樣逗留三個月的在家眾)就要主持大局,要帶領正念活動或工作坊。當大家知道我在香港的工作是整合正念與非暴力溝通,推廣正念喜悅生活後,便邀請我帶領「非暴力正念溝通」工作坊。

我欣然答應,因為這是我很喜愛的事,教我受用不少,我由衷地希望更多人獲益。 答應後,我開始緊張起來。我的英文程度,日常溝通沒問題,可是要帶領工作坊,真的是見拙了。既然答應了,便要硬著頭皮上。為了預備,我請了幾位長期住客當我的「白老鼠」,主要來試練我的英文。感激他們事後的回饋。他們建議我的工作坊,只接納十二名參加者便好了。

工作坊在下午三時舉行,之前我貼了通告,說只招收十二人。有些人為了能獲得進場名額,而放棄參與之前的深度放鬆練習,一直留守在工作坊舉辦的地方。很快十二個名額爆滿,我們貼了「額滿」的通告在門口;但人們無視它,不斷湧現,我們拒絕不來,我於心不忍說,讓他們進來吧!結果,來了四、五十人。雖然人數超額及基於語言限制,工作坊最後仍然賺得口碑。之後,每逢輪到新村主持正念日時,都必然推出非暴力正念工作坊,每次都有三、四十人參與。

一天,我跟出家近三十年的慈嚴法師散步,話題談到我在香港的專業以及近期在新村帶領的非暴力正念工作坊,她非常雀躍說:「非常好!你看正念與非暴力溝通有多重要!人們對之有多需要!」忽然,她生起一個念頭:「我們梅村的『重新開始』修習,若能以非暴力作輔助,相信能深化我們的修習。我希望妳能將之結合,並與我們分享。」我受寵若驚,亦欣然答應。那天後,我便開始在心中醞釀了。一個月後,我開展了一個課程系列,叫做「『重新開始』修習──以非暴力溝通」作輔助。參加者來自世界各地的在家眾,也有法師。慈嚴法師幾乎每次都出席,並給予我非常寶貴的意見。她亦鼓勵我將課程內容書寫成書,以嚮講者。我目前正在書寫非暴力正念溝通的中文書籍,並將這個課程的內容加入其中。此外,我們會同步將此書翻譯成英文,是因慈嚴法師的鼓勵!感恩!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