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世界像翻天覆地⋯⋯」不同年代的緬甸人如何走過了充滿變化的20年,又再回到兒時熟悉的感覺?

今年2月2日晚上,在緬甸最大城市仰光,路上的汽車響起號,有人敲打煮食用的鍋和鑊等,亦有人在露台上向街上高叫口號,喧鬧聲不絕於耳,前後持續了超過15分鐘。

按照緬甸傳統,人們敲打食具,用以驅趕妖魔。在過去的政治事件中,人們也常敲打鍋具,以示團結。這天晚上,居民響應了民主團體的號召,抗議軍方日前扣押全國民主聯盟多位領袖。

2月1日清晨,緬甸軍方拘捕了該國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of Democracy)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剛剛當選的總統溫敏(Win Myint)和大批執政黨高層官員。軍方國防軍(Tatmadaw)控制了緬甸多地的政府和議會,包括首都內比都(Naypyitaw)的國會,400多名議員被扣留在國會內。雖然有消息稱議員已獲准回家,但事件的發展仍然未明朗。

緬甸去年11月的大選,全國民主聯盟在11月選舉中取得超過80%的選票,得票遠高於親軍方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簡稱USDP)。但軍方指出現嚴重舞弊,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由軍方管治國家一年。

一位仰光居民說:「一覺醒來,又要面對你的世界已經變得翻天覆地;這並非新的感受,但這卻是一種我們認為早已遠離我們、一種從未想到過會被迫再次經歷的感受。」她回想到在軍事統治下度過的童年。

1988年7月,緬甸全國爆發大規模示威,長期獨裁統治的尼溫(Saw Maung)被迫下台,當年9月,軍方領袖蘇貌(Saw Maung)接掌政權,鐵腕鎮壓示威,估計多達數千人死亡。適時,緬甸國父昂山將軍之女昂山素姬由英國回國,成為民主運動的領袖。

1990年,緬甸軍政府迫於壓力舉行選舉,昂山素姬在軟禁中,仍然領導全國民主聯盟取得了國會近八成的席位,但軍政府推翻選舉結果,此後20年間,緬甸人在軍事統治下生活。

2007年,緬甸再次爆發反軍政府示威,約數十萬人參加,軍政府再次鎮壓,但迫於壓力,於2008年通過了新憲法,並於2010年舉行選舉,卻遭昂山素姬的全國民主聯盟扺制。2015年,全國民主聯盟贏得大選,昂山素姬終於上台執政。

1988年,時年5歲的瑪薇薇努(Wai Wai Nu)首次親眼看見父親被軍人推上卡車帶走。她的父親也是一位社會活動人士。父親在一個月後被釋放,但她形容,成長期時刻都在恐懼中。

瑪薇薇努是一位羅興亞人,出生於若開邦。10歲那年,一家人移居到仰光。她說:「在仰光總算享受多一點自由,這裏有多元文化,人們說不同的語言,不過仰光居民很少聽及有關少數族裔的事情。」

在仰光,瑪薇薇努如平常人一樣生活,下課後便回家。18歲那年,瑪薇薇努正在修讀法律,軍方再次找上門,她們一家被捕。她在永盛(Insein)的監獄過了7年,到2012年大赦後才被釋放。她完成了學業,創立兩個組織,分別致力提升族群融合以及婦女權益,更於2017年獲《時代周刊》選為「下一代領袖」(Next Generation Leaders)。

25歲的翁(Phyo,化名)的成長經歷卻完全不同。她生於仰光一個富裕的家庭,12歲前,受到家人的保護,但仍不能避免軍方的監視。翁說:「當你跟他人通電話時,你會聽背後有一些聲音,好像有人在看電視或談話,其實是有軍方人員在監聽。父母會提醒他們少用電話交談。」

翁說,當時的手提電話價錢被抬高,人們都只能用固網電話,但間中電力中斷,連電話也無法使用。

2007年,國內爆發由佛教僧侣發動的番紅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她說:「我見到屋外很多示威者,到處瀰漫著張力和恐懼,四周都有軍人。」

對於1988年的軍變,67歲的前公務員覺丹溫(Kyaw Than Win)中部的敏巫縣(Min Bu)。他說,當時各地都有槍擊和暴力事件,但敏巫相對平靜,大部分人生活如常,但鮮有公開談論政治事件。

他說:「當我們再上班時,一些曾帶領示威的公務員被革職、降職或調職,有些人被扣留。我們雖然返回工作崗位,但只能在惶恐下默默地工作。」

2015年,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勝出大選後執政。覺丹溫說:「我很高興她上台,她做得很好,基礎設施有所改善,公務員的生活也改善了。」然而,如今看來,這段日子卻是太短暫了。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