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印尼三個活火山持續噴發,居於火山周圍的居民,面對撤與不撤的兩難局面⋯⋯

印尼東努沙登加拉省(East Nusa Tenggara)龍布陵島(Lembata Island)上的伊里莱沃托洛科火山(Mount Ili Lewotolok)11月29日開始噴發,噴射出的火山灰煙柱高達4,000公尺。印尼運輸部已經發出航空警報,附近的機場已經暫時關閉。龍布陵島人口約有10萬,雖然現時尚未有傷亡和財產損失報告,但當局已從附近26條村莊撤離了2,780人。

另一方面,爪哇島的默拉皮火山(Mount Merapi)和蘇門答臘島的錫納朋火山(Mount Sinabung)都正在爆發,當局已將該三座火山的警戒級別,列為四級的第三級。其中默拉皮火山的威脅最大,該火山位處的爪哇島,有1億4,000萬居住,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

默拉皮火山在11月初已經開始活躍,印尼氣象氣候暨地球物理局(BMKG)11月5日將警戒級別提升至第二級。附近的勞哥尼尼(Tlogolele)村居民雖然對2010年的火山爆發記憶猶新,但有不少人恐怕臨時收容所環境擠迫,容易染上新型冠狀病毒,也有人放不下農作物及牲口,因此志願人員要不斷前往該地區說服人們撤離。

默拉皮火山2010年的爆發,導致300人死亡,20,000人流離失所;2018年另一次爆發,山泥、火山灰等噴發至5,500公尺的高空。65歲的居民塔斯里(Tasri)說:「我現時很害怕,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次噴發的威力有多大。」她和家人從11月8日起,已在收容所居住。她說,雖然那裏有染上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但總比在家中安全。

入住收容所的災民,每個家庭可獲約四平方公尺的空間,而且他們必須要戴上口罩。

默拉皮火山高2,968公尺,方圓10公里範圍內約有25萬居民,由於火山灰富含養分,故使附近的土地肥沃,適合耕作。在附近的馬格朗(Magelang)村,35歲的居民班邦(Bambang Pawitan)形容,居民處於火山和新型冠狀病毒的兩難之間。他說:「倘我留下,我不用擔心染病;若我遷到收容所,我反而更擔心。」

現時班邦跟很多居民一樣,日間要從收容所返回20公里外的家中餵飼他的牛。

在距離火山口3公里的另一條村莊,人們的生活好像一切如常,居民都從事日常活動。現年60歲的蘇納爾(Sanur)說:「有些人仍堅持返家打理田地或照顧他們的牲畜。今年逃難的人數遠低於2010年時,當時許多村莊被麈土掩埋的,居民大規模搬遷。」

現時,面臨最多不便的是那些需要上網學習的學童,他們很難在這段期間集中注意力。許多收容所雖然都會提供無線上網、風扇和電視等,協助學童學習,但仍有諸多不便。入住收容所的人數和家庭增加,為大家帶來情緒和不便,特别是在食品和原材料供應方面。一位村長說:「人們一天三頓飯,我們總不能只是給他們即食麵吧。」

在蘇門答臘的錫納朋火山自8月底開始爆發,火山灰和煙霧一度形成了高達2,500公尺的煙柱。火山口周邊6公里内的居民被迫離開家園,預計在未來數天,或需要進行其他的撤離行動。專家認為,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

錫納朋火山過去400年來都處於休眠狀態,直到10年前開始活躍,在2010年、2014年和2016年三度爆發。

印尼位於「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Pacific Ring of Fire)上,全國有120座活火山,火山爆發和地震等天災頻仍。在2018年的7.5級地震和隨之而來的海嘯,共造成4,300人死亡和失踪。2004年,蘇門答臘沿海地區爆發一場9.1级地震,引發了一場巨大的海嘯,在印度洋地區共造成22萬人死亡,單印尼就有17萬人喪生。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