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印度女子性侵後再遭火燒襲擊,低層種姓婦女人人自危…

今年12月5日清晨,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印度拉加爾(Hindu Nagar)鎮一位村民賈斯瓦爾(Ravindra Prakesh Jaiswal)外出餵養水牛,有一位全身黑色的女人走近。賈斯瓦爾當時還以為眼前的女人是傳說中女巫,正要拿起一根木杖驅趕。

女子叫道:「救我!救我!」賈斯瓦爾細看,原來女子是同村的鄰居,她全身被燒至焦黑,身上的衣服被燒得破爛。女子拿出電話,請求賈斯瓦爾幫忙報警。半小時後,女子被送往診所接受治療。傷者向警方表示,這天早上,她在田間被五名男子襲擊,再向她身上潑灑汽油縱火。

傷者是一名性暴力的受害人,今年3月時曾向警方投訴,指去年12月時被五名男性性侵,警方事後拘捕了三名疑犯,另有二人在逃。這天早上,她正前往火車站趕搭最早一班火車,準備與她的律師見面。

印度近日一連串的性侵案,再次引起各方的關注。今年11月,印度中部泰倫加納邦(Telangana)海德拉巴(Hyderabad)一位27歲的女獸醫普里揚卡·雷迪(Priyanka Reddy)在返家途中被四名男子性侵後殺害,更焚燒屍體,印度警方12月13日在拘捕涉案的四名男子時,當場將疑犯擊斃。這宗案件引發各地民眾激烈抗議,要求政府正視這個性暴力問題。

根據印度政府資料,2017年全國共發生32,500宗性侵案件。有印度女性表示,國內每一個女孩都深受其苦,晚上不敢出門。種姓制度也加重性侵情況,高種姓階層性侵低階種姓的情況屢見不鮮,反映社會地位不平等。

對印度司法體系與警察制度素有研究的斯米塔‧查克拉布蒂(Smita Chakraborty)表示,集體性侵性案件,往往源於傳統的種姓制度。她說:「集體性侵案件的受害女性,通常來自社會邊緣的賤民階級(Dalit),這反映了社會上不同社群的權力關係。」

在印度農村,傳統種姓階級隔閡仍然根深砥固。高拉鎮全村人口約2,000人,種姓和階級的分野顯而易見,富有的村民住在混凝土建築的房屋,低階層的人則住在泥土和茅草所建的簡陋房子。

上述提到印度拉加爾鎮性侵的受害人屬於較低下的工匠階層(Lohar),而侵害她的疑犯則屬於的婆羅門(Brahmin)階級,其中兩人更是村長的家人。去年事發後,村內很多種姓的居民都維護涉嫌犯案疑犯,質疑受害人的人格,稱她與其中一名被告感情發生問題,存心陷害被告。

低種姓的女性很少接受教育,但這名受害人是少數能完成中學的女性。去年她曾投考警察,但因為乘搭巴士延誤,未能趕及應試。據她父親說,她被襲擊前一晚晚飯時曾說,她希望能當上一位律師,希望能為自己和其他受性侵犯的女性討回公道。

印度長期的性罪行問題,與社會性暴力文化有莫大關係。新德里的非營利組織社會研究中心(Centre for Social Rearch)總監蘭傑文‧庫瑪麗(Ranjana Kumari)說:「印度社會接受男性以至男孩暴虐女性,男性不會害怕因為強暴女性而受到處罰,因而形成了一種性暴力文化。」

另一方面,印度法院的審判時間十分長,性侵犯案件往往需要多年才獲審理。警方也不積極處理性罪案,印度拉加爾鎮性侵的受害人在去年12月至今年2月間,至少三次向警方投訴,警方才在今年3月才正式落案跟進。在此後的幾個月,受害人曾多次致信警方,要求盡快處理案件。

受害人在今年四月一日信中表示,她從未接受醫生檢查及錄取口供。由於警方遲遲未有行動,她的家人多次受到疑犯的威嚇,要求他們撤消檢控。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