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當矽谷遇上積極心理學:利用科學幫助人類茁壯成長

矽谷,雖然一次又一次研出應用程式來拯救世界,但矽谷遠非完美,甚至非常容易找出矽谷應受批評之處。然而,本著相信人類善良的精神,許多從事科技工作的人每天醒來,也希望把世界變得更美好。

矽谷裡有許多非凡的初創公司以人為本,Imperative 幫助人們在工作中發現和實踐人生目標。Asana利用創新技術使團隊能夠毫不費力地一起工作。 Slack 使工作工具更人性化,令人們的表現更卓越。 Airbnb希望人們在世界不同地方也找到歸屬感。

當談到令人類更卓越時,世界正在談論甚麼方法可使整個人類進步,享受更美好生活。

思想美好生活的念頭,可追溯到蘇格拉底,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等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eudaimonia概念,正好譯作美好的生活。

跳了幾個世紀,你會聽到弗洛伊德批評「美好生活」的想法,他認為人類生活的目的只是不要受苦和悲慘。人文主義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和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不甘於這定義,許多充滿希望的矽谷變革者亦有同感,認為人不僅僅是希望避過苦難,人的內在動力是自我實現和發展的動力和能力。

60年代在美國西岸的人類的潛力運動令「自我實現」變得更為流行,還有像Chip Conley的現代自我實現愛好者將這些原則帶入現代企業運作中。

所以如果eudaimonia的想法引發自我實現和人類潛能運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答案是積極心理學,或者有助個人和社區更卓越的科學研究。「積極心理學」一詞是由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創造的,1998年被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心理學家,教授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推廣為經驗和可複制的科學研究領域。

什麼是積極心理學?

當大多數傳統心理學注重疾病,積極心理學則關注快樂、幸福和有助於實現滿足生活的因素。塞利格曼認為有五個至關重要的原素,令人更卓越,他稱之為PERMA:

積極的情緒(Positive Emotion):這意味著真正的微笑,並感受到快樂,舒適和欣喜。有研究證實,保持每日的感謝日記,有助增加積極情緒。然而,積極心理學並不叫幸福學,所以積極心理學的研究並不止於積極的情緒。對於那些有興趣提高積極情緒的人來說,應該要注意積極的情感是可以遺傳的,而且有很強的遺傳基礎,所以外部干預,包括科技的影響很低。

參與(Engagement):面對挑戰時,一個的長處和優勢便會被激發 ,並進入「神馳」的狀態,感受深度參與。

關係(Relationships):發展良好的人際關係是一種技巧,令人可以更愉快地過生活,令自己和別人之間的忠誠度和投入度提升。

人生意義(Meaning):人類是尋求人生意義的生物,人生意義驅動人更努力追求成功。

成就(Accomplishment):許多公司都在幫助他人完成自己的目標,但成功的最根本因素是自律。要實現夢想,自律比智商重要兩倍,所以我們應該思考如何幫助個人增強自律和勇氣,令他們夢想得以實現。

基於證據做出決定,在不同領域也不是新鮮事。循證決策從醫藥領域開始,擴展到人員管理等多個領域,也可以擴展到科技產品設計。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