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香港一位「非同凡響」的導演:歐文傑認為遇到火災,人人都會救火! 有故事要說,你我都可以….

歐文傑是香港近年冒起的新進導演,已獲得多個電影獎項。就如他自己所言,他是個不懂得表達自己的人,連面部表情也欠奉。

月前,他受邀接受一班小學生訪問時,全程確實笑容不多(只有一次開懷大笑,是因為說起自己越失敗越開懷,打從心底裡笑了出來),卻讓人感到他對生命充滿澎湃的好奇和熱誠。

歐文傑的一直走過來的路,似乎是一幕幕不合套路和反高潮的戲碼。

歐文傑在名牌中學裡的舊同學們,現在都是國際尖子,不是在矽谷,便是在華爾街工作。至於他自己,同一時間,為了可以繼續拍戲,要以兼職維持生計。舊同學聚會時,同學們卻最羡慕他找到夢想。

歐文傑不擅表達自己,但這卻是他投身電影導演的原因,因為太多故事想要說。

歐文傑拍戲嶄露頭角,摘下金像獎後,卻走去拍小成本製作,天天「碌爆人情咭」。

歐文傑帶著《非同凡響》的演員去謝票。(《非同凡響》facebook專頁截圖)

不快童年,造就得獎導演

歐導演的童年不怎愉快,他開始拍電影也與這有關,「當我還是中學生時,某日有位同學叫我拍片,我為了不用回家便跟他一起去。」這次拍攝開啟了歐文傑的天空,「我發現,原來拍片可以把我說不出來的感受表達出來。自此,我幾乎瘋狂地拍,同學又覺得我拍的東西很好笑,所以便一路拍下去,還跟著同學去考演藝學院。」結果就是「陪人選港姐」的橋段,同學落空了,歐文傑卻考進了香港演藝學院。

歐文傑坦言不愉快的家庭背景,在導演路上「幫」了他很多。戲劇最重要的原素是「衝突」,「而我自少最懂得面對和處理衝突,所以我可以和不同人一起工作。」歐文傑從中三開始,便要邊讀書,邊做兼職來維持自己的生活,「我做過麥當勞、惠康(超市)等等,所以我有個概念是一定『搵到食』,不會像我的同學,覺得要做醫生或律師才能生存。我選擇當導演,完全沒有財政包袱。」

抗拒光環,強調人人也獨特

歐文傑最新作品《非同凡響》大獲好評,大眾覺得他關懷弱勢,他卻十分抗拒別人強塞在他頭上的光環,「人人都說我為弱勢發聲,我從來無覺得他們是弱者;我到特殊學校探訪和拍攝,一走進去,已經聽到很多笑聲,看到很多顏色,感受到很多活力,誰敢說他們弱?反而在band 1學校裡,我見到最hea(沒有動力) 的學生。」

被問到是不是刻意拍以香港本土社會議題為題的電影,歐導演同樣淡淡然回應:「我住在香港,拍出來的當然與香港有關,若我住在內地,便會拍內地電影,若我住美國,我拍的肯定和美國有關。」歐導演更強調每個人的公民身份,「不應該只有導演才會表達對社會的關心,等如不應該只有消防員才會救火,即使你不是消防員,若看見火警,任何人也會想辦救火,這是人對自身公民身份的基本反應。」所以歐導演強調還是會繼續以「人」這個身份去感受和表達,不會把自己框在「導演」身份中。

對於未來,是拍得獎大片,還是繼續小本經營,歐文傑表示這由不得他決定,他只堅持一個信念:「盡力做好當下的事,擁抱失敗,越失敗越開心,因為知道自己可以做得更好。」附以整個訪問最大的笑容。

歐文傑期望《非同凡響》引領大家思考甚麼是強,而甚麼又是弱。(《非同凡響》facebook專頁截圖)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