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共享概念席捲全球,單車可以共享,房子可以共享,日本全新的育兒概念倡共享育兒,締造全新家庭形態。

共居房屋裡的成員(左起)栗山和典,三木美希,小野真彰,栗山的孩子,安倍玉枝,栗山直美

不僅是分享房屋

位於日本涉谷的「Cift」不單是一座共享房屋,更加是一個社會實驗計劃,來自不同背景的住客一起工作和共同生活。

神田太太育有一名一歲兒童,當她的丈夫出差時,她會住在Cift,與其他住客分享家務和育兒責任。

作為一位24歲單親父親,工藤先生分享成員如何共享撫養孩子的經歷。他說任何成員也有責任替小孩換尿布和哄小孩入睡,他自己也努力透過孩子來學習。

在「Cift」,每兩個家庭住在一起。他們有的是單親父母,有的是夫妻。石川先生表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找不到可靠的人,令人感到焦慮,但在Cift生活,我獲得了精神和心理安全。」

石川續道:「21世紀全新育兒方法應該以孩子為主角,父母是支持者,我想與其他人一起思考如何育兒。一個富創意而且對兒童友好的人,可以為孩子帶來很多。」

 

現在,「Cift」有12名住客,包括遊戲創造者、宣傳人員、政治家秘書、廣告公司員工、大學生,還有0歲的小孩。有一個五個月大的兒子的栗山直美和丈夫栗山和典是「Cift」成員,他們婚前也有入住共享房子的經歷,婚後和生了小孩後繼續選擇入住共享房子。

安倍玉枝希望與別人共居,因為她覺得獨自生活很孤獨。栗山直美認為共居者可以分擔家務是共居其中一個吸引之處,「如果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家務,而不是一個人要同時兼顧洗滌、打掃和烹飪,做家務便變得容易得多了。若撫養孩子也可以這樣分擔,不是也很好嗎?舉個例子,如果一個家長可以帶孩子,其他家長去上班,但負擔家務不是很有趣嗎?」

直美表示:「我還不知道共居對孩子成長會否有很好的效果,但我覺得對身為母親的我是非常有利。帶孩子有時令我喘不過氣來,早上和孩子在一起時還可以很開心,但到了晚上,我已經十分疲倦,甚至感到厭倦孩子。若這個時候,另一個人回來和我們一起玩,孩子們會很高興,我也會感到放心。第二個好處是我不會被社會孤立。我帶小孩時,整天只關心孩子的飲食,便便等等……但當其他共居者下班回來,我可以跟他們談論最近的新聞和工作,並了解世界的趨勢。我可以和其他人進行良好交流,對我來說,是美妙的改變。」

表明自己不是很喜歡小孩的安倍在孩子的父母有事要忙,會「小心翼翼地照顧孩子」,「我覺得照顧其他共居者的孩子好像在照顧親戚的孩子,我認為分享屋子就是這一種感覺。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小孩,但看到孩子天天長大,感覺非常有趣。」

直美非常感激甚他共居者幫忙照顧孩子,「當有人替你看孩子一會兒,父母可以做很多事情。」

相見好,同住難 – 與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居住,不會有很多爭拗嗎?

直美表示居民基本上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大家事先會了解對方的需求,然後才搬進來,所以不會起爭執的。

安倍則認為這是共享房子的精神,共居者學習彼此容忍,因為共享不是一對一,而是大家。但是當我和10個人住在一起,而其中三個總是把襪子亂扔,我會想到世界上約有30%的人把襪子亂扔,並意識到亂扔襪子不是「邪惡」而是「差異」,我可以變得寬容。若果這差異存在兩夫婦之間,我可能會感到更沮喪,但我住在十個人之中,所以我反而認為這是某些人的特點。

共居房子是「家」嗎?

直美感覺共居者是「像家人一樣的人」,家人有點太親,應該是親戚。安倍認同,「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好的『堂妹』。」安倍則表示已經共居房屋已經有一種「家」的感覺。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