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一番專訪】院舍姑娘Bingo見證腦退化症日漸受重視:從 「痴呆 」 到精彩

現為賽馬會耆智園個案經理的黃姑娘(Bingo)幫助一直很多腦退化患者和他們的家人適應患病生活,令腦退化患者生活繼續精彩。護士學校畢業的黃姑娘誕下孩子後,選擇從醫院病房的火線退下來,改為任職院舍護士,希望工作穩定平順。然而,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腦退化症,改寫了她的職業生涯,甚至人生觀。

閱讀更多 »

【打開自閉心】(系列之八)越早越好

家長及早對症下藥,並非過分緊張,也不是要當虎爸虎媽;他們只是希望藉着及早干預,減低自閉症為孩子帶來的成長障礙。關鍵在於家長有否及早掌握相關知識,並按孩子的需要和步伐,安排適切的訓練。大眾給予自閉特色人士及其家人多點支持和鼓勵,也有助釋除家長的疑慮,及早讓孩子得到最佳的培育。

閱讀更多 »

【活一番專訪】腦退化症照顧者 Stanley:希望社會更多認識腦退化症患者的需要,讓患者得到尊重!

「一個婦人半夜在漆黑中,蹲在家中大廳切菜…..」,這不是恐怖片橋段,而是惠芳婆婆患上腦退化症後的 「奇怪」 表現之一。惠芳婆婆的長子 Stanley 是位藥劑師,可能是專業人士的背景, 令他面對媽媽患病後彷彿變了另一個人時,尚算能保持積極樂觀,努力尋找幫助媽媽的方法。但在困難重重的求醫過程中,他也有情緒不支的一刻,並深深體會到,社會因為不理解腦退化症而未能好好對待患者。

閱讀更多 »

【活一番專訪】王惠芬的黑暗歲月,依仗愛,越走越光明,點亮被忽視的一群!

香港融樂會創立人王惠芬(Fermi) 自言自己有過度活躍症!她一向幹勁十足,十多年來一直為居港的少數族裔人士爭取權益。被公認為大笑姑婆的 Fermi 熱衷於社福和時政議題,她 2013年患上子宮肌瘤,她也沒有被打倒,仍然活躍於不少民間團體,甚至成為佔中運動的核心義工。但真正的考驗,是雨傘運動後,她患上抑鬱,這名大笑姑婆開始愁眉不展。禍不單行,2016年中, 她發現患上乳癌。癌症和抑鬱雙重夾擊下,Fermi 不知不覺走入生活黑洞中;今天,她發現黑暗盡頭有光明,還帶來她新的方向。

閱讀更多 »

【共融社會】 連我也可以跳舞,即是沒有人不可以跳!

演藝學院排舞室中,一班傷健人士一起隨著音樂翩翩起舞:有的坐在輪椅上,有視障的,有聽障的,有智障的、有專業舞者,亦有業餘舞者。當丸仔一叫道:「花車,花車」,本來在自由舞動的舞者熟練地以美妙姿態「依附」在輪椅上,讓輪椅舞者主導方向、速度和轉向等,安心繼續在輪倚上一同起舞。畫面煞是美麗。

閱讀更多 »

【共融社會】別了,塞納河畔的情人鎖:此愛不變,給難民帶來希望

法國巴黎總給人一個浪漫的感覺,是很多愛侶夢想攜手一遊的地方。除了登上艾菲爾鐵塔外,當地另一個吸引戀人的名勝,是跨越塞納河、連接法蘭西學會和羅浮宮廣場的藝術橋。到那裡一遊的人,以前都喜歡買一個鎖頭,在上面寫上自己和愛人的名字,然後將鎖頭鎖在橋的護欄上,再把鎖匙拋進塞納河中,就代表這段愛情永恒不朽。

閱讀更多 »
焦點
關閉選單